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U19组)第一阶段战罢 高材生涌现推进体教结合

北京时间8月7日,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U19组)A、B组第一阶段的比赛在昆明海埂体育训练基地战罢,最终A组山东鲁能泰山U19队获得这一阶段的小组第一,B组北京国安U19夺得小组第一。8月10日-19日,C组、D组、E组的预选阶段比赛将会进行,最终根据小组排名26支队伍将会进行正式的排位角逐,决定升降级阶段的分组。

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是由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指导,中国足协组织实施,全面落实体教融合要求的具体举措。对于首届比赛,一方面要确保联赛的水平,另外一方面,严抓赛风赛纪也是确保比赛顺利进行的保证。

为此,中国足协副主席高洪波在开赛前就反复强调赛场上的纪律,杜绝违纪行为。高洪波要求全体人员提高政治站位,深刻理解举办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意义。他特别对各青训教练员提出要求,表示教练员不仅是教会踢足球,更要教导球员“要做球星先做人”。要求青少年球员在比赛中展现出应有的自信、顽强、韧性,同时要做到友好交流、相互鼓励、共同进步。“青少年教练员应做到为人师表,各队伍教练员和领队要把球员当作自己的孩子培养和照顾,要以身作则,成为孩子们的榜样。”他这样表示。

他也希望各个队伍能够以过程为导向,而不是以结果为导向,不要急功近利,培养人才的想法要超过争取名次。对于出现问题的球队,尤其教练员、领队需要顶格处罚,严重违纪者将会受到终身禁止参加青少年赛事的处理,坚决刹住不正之风。

来接受采访前,曲格平特意好好整理了一下自己,刮了胡子。采访过程中,他也谦逊有礼。如果不是看到他在足球场上叱咤的身影,很难想象这是一个职业体系培养出来的球员。

在曲格平的记忆里,自己从小就和足球为伴。正如很多的大连孩子从小的经历那样,父亲是个业余足球迷,喜欢踢球,从小就带着曲格平在足球场边。一开始和小朋友们踢足球,曲格平就能控住球,正是因此,他一下就享受到了足球带给他的快乐 。足球之于他,就像是一个从小到大的伙伴。

后来在鹏辉小学师从史宏良老师,给他打下了基础。五年级的时候,他在“市长杯”的比赛中,被当时的大连一方青训教练看中,选入了大连人的前身大连一方青训。同时跟他一起被选中的还有5个同年龄段的队友。从此他和俱乐部队友一样,开始接受职业球员的培训,先后在杨先民、张耀坤和孙卫这样高水平的职业教练麾下开启了职业球员成长的道路。

但他选择了一条不一样的青训道路,就是走训。很多人当时都跟他说,这条路会非常辛苦,因为学习踢球很难兼顾。更何况,他原本就喜欢学习,踢球还是要根据职业球员的高要求去培养。初中,他考上了大连最好中学之一的八十中。从上中学开始,他就深深体会到了别人跟他所谓的这条路的困难。

每天早上6点起床去学校上课,上完全天的课,下午四点到俱乐部训练两个小时,然后还要驱车50分钟回家吃晚饭,再写作业复习功课,每天都要到11点才能休息。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五年。让他感激的是,俱乐部对于他们几个走训的球员也格外照顾,也是为了他们上课的时间,特意把训练计划调整到他们最方便的时间。

曲格平喜欢学习,从大连飞到昆明的飞机上,全队只有他一个人在飞机上看书。平时喜欢看侦探推理小说,对理科都特别感兴趣。

就这样,在重点中学上到初三,他自己也不知道还有特长生的考试体系,父母也没告诉他。他继续按照自己的学习计划去准备中考。直到中考前两个月,父母才告诉他可以走特长生的加分政策,但那个时候加不加分对他来说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624.5分,这对于普通的初三学生来说都是个高分,更何况是一个半职业球队培养出来的走训球员的成绩。最终曲格平以超出大连排名前三甲重点高中育明中学录取分数线分的好成绩,开启了自己的高中生活。

在现行的体系中,职业体育和教育的融合尚处摸索阶段。曲格平的走训生活,能够互相兼顾,得益于俱乐部对于这类学生在训练计划上的照顾。而教育体系中又何尝不是互相理解和照顾呢?

这次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大连人U19所在的A组比赛在7月30日-8月7日。而大连一年一度的“市长杯”比赛是7月16日就开始,这对于大连踢球的孩子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比赛。同样,对于曲格平所在的育明中学更是如此。但学校球队除了曲格平之外,还有朱鹏宇、刘恩哲两名球员同样在大连人U19队伍中。学校球队缺少了三名主力,自然也有自己的担心;而大连人俱乐部也不能少了这三个人。对于这三个孩子来讲,一边是培养自己的俱乐部,一边是教育自己的学校,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最终俱乐部在研究赛程之后,反复找了几次学校球队的李新教练,沟通后双方决定让这三个孩子踢完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第一阶段的比赛之后,俱乐部将全面配合让他们第一时间赶回大连,参加学校在“市长杯”淘汰赛阶段的比赛。李新教练也是为了孩子做出了最大限度的调整。

而曲格平这次也是以第一阶段比赛射手榜并列第二的好成绩和状态,回归学校球队。

在海埂比赛的几天,虽然隔一天一场比赛,强度已经非常大,但训练比赛结束,他还是把所有的时间都拿出来做暑假作业,复习和预习功课。开学之后,他将迎来最严酷的高三生活。

未来选择高考,回归校园体系,还是走职业足球的道路,其实目前曲格平还没有想好。校园里的同学和球队里的队友,都是他难以割舍和做出选择的,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同时兼顾。他一直说,在自己成长道路上,父母给他的帮助是“弥足珍贵”的,而在这个时候,他可能还需要父母去帮他获取更多相关的信息,让他能够找到一条兼顾的路走下去。

尽管今年只有17岁,但他依然希望自己的经历能够激励更多喜欢踢球的孩子,尝试这一条道路。如果能够在他高中生涯的最后一年,看到两条路并行后回归到同一个终点,那就是他最开心的事情。

本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U19)共有29支球队报名 ,有三支球队因为一些原因未能参赛,所以在预选赛阶段只有26支球队比赛。

A、B组基本以中超职业队U19或者U17年龄段球员为主,C、D、E组中有些球队来自中超、中甲、中乙职业队梯队,也有像甘肃泾川文化U19这样的社会俱乐部参赛。在这些职业俱乐部梯队中,有些梯队已经和当地高中形成合作共建,率先走出体教融合的方式,像深足就是派出了和翠园中学合作的U19队伍。另外,也有江西宜春职院这样的高等院校参赛,但目前参赛的高等院校还只有这一支队伍。

整个赛事分为预选赛和升降级赛两个阶段,预选赛接受全国各类适龄球队报名。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办公室根据全国报名情况组织预选赛,根据两个阶段预选赛的排名,组织升降级赛。

对于这些职业队的梯队来讲,和非职业队比赛这次并不是第一次,在之前的青超联赛中也曾有过类似的交手。但教育部和国家体育总局联合指导下的首届青少年足球联赛上,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对于队伍来说也充满期待。

来自北京国安U19的主教练乐倍思在赛场上指挥一直充满激情,场上对于队员技战术的贯彻非常严格,赛场下对于年轻球员成长的关心也无微不至。对于这次青少年联赛能够与各个结构的队伍交手,他觉得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之前因为疫情,自己的队伍有将近两年没有什么真正比赛的机会,这次能够在最好的场地,最好的赛制下让队员通过比赛得到锻炼,这一点是他最感激的。因为在北京带领青少年队伍,很难找到同年龄段的队伍来练兵。所以北京国安经常会找一些高校球队来打比赛,北理工、人大、北航、清华、北大的足球队他们都曾经有过交手。“北京这些高等院校的球队很多水平都是非常高的。他们学校好,球踢的也好,我们跟他们比赛也是互有胜负。有的时候我们还会选择和研究生的队伍比赛,我们以小打大,对于队伍锻炼价值更高。”

来自山东鲁能泰山足校的彭啸在抵达赛区后刚刚迎来自己17岁的生日,进赛区之前因为膝盖刚刚做完手术,所以缺席了第一阶段的比赛,但自己还是在场边为队友们加油,也为B组鲁能足校派出的U19队伍师兄们加油。

“这次参赛的球队比较多,也有很多不一样的球队来参赛,对于我们来讲都有挑战,也有更大的锻炼价值。”彭啸这样表示。

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实现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全覆盖(8-19岁青少年),以培养德智体美劳的全面型人才,为国家队输送优秀人才为核心目标。这次的U19联赛,是整个青少年面向成年队、职业队最重要的衔接年龄段。参赛球队共26支,而放眼整个中国三个级别的职业联赛,中超、中甲、中乙共54支球队,从U19年龄段的参赛体量来讲,26支球队的人才难以支撑超过一倍的成年队人才需求。

打好基石,输送人才是组建青少年足球联赛的目的,在U19以下年龄段的参赛队伍结构多样性更加丰富,但作为衔接金字塔最重要的一个年龄层,这样的参赛情况并未达到理想的效果。中国足协副主席高洪波也特别希望未来能够更多适龄的高校队伍,甚至是研究生队伍能来参加这个年龄段的比赛。

8月10日,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暨中国足协全国青年足球联赛(U19组)C、D、E组的比赛即将开战。本轮预选赛结束后,根据成绩决定升降级的预选赛排位比赛,各小组出线球队中相同名次的球队进行排名,根据成绩进入升降级赛。

升降级赛的比赛全年拟进行3个阶段,每个阶段完成后,A组后两名进入B组,B组前两名进入A组;B组后两名进入C组,C组前两名进入B组,以此类推。最后一个阶段结束后进行全年总排名。

此次全国青少年足球联赛(U19组)的比赛,除了依靠教育部和国家体育总局在背后的大力支持,中国足协的保驾护航,也获得了像蒙牛这样一直致力于青少年体育发展的企业赞助,才能让因疫情影响,两年没有大型比赛参加的孩子们能够重新回归绿茵场。

而无论是曲格平,还是彭啸,亦或是一直搞青训工作的乐倍思,在这一次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中都期待着体教结合后,在足球场上一种更新形式的对决,而在职业球员的教育发展道路上也能得到更好地融合。这或许也是夯实中国足球金字塔结构的一个重要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