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1964年奥运会与东京 2020年奥运会:奥运城市东京发展的主要目标

第二次世界大战使东京严重受损。在日本国家 支持下,东京举办 1964 年奥运会以加速城市重建,其 主要特点是城市的全面扩张、系统升级、遗产拓展、现 代化建设。 就全面扩张来看,从不给奥运会配备任何专用场地,到只新建一座各项目拥挤一处的综合体育馆,再到 兴建不同体育场馆和奥运村,奥运城市的奥运空间从无 到有、从点到面、从单一体育建筑到局部的奥运社区。

东京举办1964年奥运会促进的建设范围,以整个城市为 单位:涉谷—代代木—表参道区域、有乐町—丸之内— 日比谷—银座区域、九段下—水道桥—神保町区域等东 京市内,因奥运会而加速建设,邻近的八王子、神奈川、 琦玉、千叶和长野等承担部分赛事的东京都外圈也受到 拉动。东京地理版图因奥运会被注入活力。

就系统升级来看,过去的奥运城市,从没有觉察到 奥运会与城市发展密切相关,到围绕奥运会完成体育 设施的完善和少量、部分的城市系统的升级。东京围 绕1964年东京奥运会实施了城市各领域的提升。东京 新建、改建和临时准备的场馆有33个(15个新建);投资 立体分级交通网络(东海道新干线、大都会高速公路、 名神高速公路、羽田空港等);发起新的供水、排污、绿 化、河道、公共电视等工程,城市系统升级提速,“使不 同计划同步集中于一个时期,是以奥运会为契机的”、。 就遗产拓展来看,以往的奥运城市,从对奥运会兴 趣索然,到沉浸在欢乐和平的节庆氛围,受到奥林匹克精神的鼓舞,既是感性抒发,也是懵懂体验。

东京有意 识地将东京1964年奥运会带来的非物质方面的内容, 进一步制度化、遗产化。为展现新面貌,市民主动接受 新生活方式,如自发学习外语,yb亚博网站东京大部分外籍人员受 邀、受雇教授外语,十多岁的少年都被称为老师,有东 京1964年奥运会参与体验的人,体育参与率比其他世 代更频繁。奥运会留给东京的远不止场馆。 就现代化建设来看,东京真正符合西方文化中 “现代标准”的城市化进程,是在二战后的重建,尤其 在东京 1964 年奥运会前后。城市建筑表征是可读的 “语言”,为东京1964年奥运会新建的代代木国家体育 馆、东京体育馆、驹泽体育馆等,与皇居所代表的日本 传统建筑风格相异,设计深受柯布西耶领衔的现代建 筑运动影响,此外,“现代化”的语义还通过多种符号 体现出来,特定阶段的符号被赋予了象征意义,摩天 大楼、立体交通都被看作现代化的象征。

1964年东京 奥运会在奥运史上首次设计和使用了描述运动项目、 生活服务等内容的象形图标,用跨越语言障碍、任何 人都能理解的图形语言,代替本土的、原生的交流形 式来发挥作用,本身就是对现代化的隐晦回应。 由此可见,1960 年代的奥运城市东京,希望借力 1964 年东京奥运会“拨地而起”,清理战争废墟,全面 重建,加速前进,以迎头赶上,塑造一座亚洲乃至东方 的现代化都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